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把世界穿起来,挂在胸前  

2017-01-11 20:59:4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把世界穿起来,挂在胸前

      ——参加市退协组织的 “红色家园” 征文活动的体会

在市退协《浪涛之声》报上看到“红色家园”征文启事后,我就非常想参加这个活动,想在这样一个平台上,把我对父辈来不及说的一些话,在这里说给他们听。小的时候,还有年轻的时候,听父母说话比较多,讲传统,讲红色故事,光荣感,自豪感油然而生,好像与生俱来,父母的教育影响了我的一生。但是真正实践继承中,特别是在社会变革期间,迷茫的时候还是有的。总是感觉向父母交不出一份满意的答卷。找原因呢?听父母的话,在学校争取做好学生,成绩总是在前几名。与工农结合,在部队基层连队十几年,转业后到基层机关,在基层工作了一辈子。讲艰苦朴素,受家庭的影响,生活上也确实不知道讲究…….但是在人生追求上,总觉得还是缺少什么,在两代人之间,有什么没有衔接上的东西。很长时间,自己感觉,就像在孤单的路上寻找渡口。在父母老去,渐渐越离越远,听不到他们说什么了,内心当中真正体会到一种“怜子心中苦,离儿腹内酸”的滋味。

把他们放到常人生活中去考量的时候,才好像领悟到,他们原本就是为了民族大义,为了追求光明,才主动放弃个人的安逸生活,在抗日时期参加了革命。并不是他们天生就不向往常人的生活,包括在建设时期的无私奉献,在改革中似乎古板的观念。他们的内心,既坚定一个大的方向,也有冲突。但是在那些时期,我都没有能力和理解力去和父母很好地沟通,对他们的感情和理解的交流,有一个很遗憾的时间差。就是我在政治上,人生观上,成熟的太晚了,一味地大树底下乘凉,没有真正地跟上时代发展,在他们实际也需要我这个晚辈拉一下,扶一把的时候,我没有能够站出来,这篇征文稿虽然题目是《我的母亲》,实际是向所有和母亲一样的革命前辈补交的一份人生答卷。

因为我原来是做技术工作和文字辅助工作的,写作基础不是很好,投稿也很少,不得要领。而这次,因为太需要这样一个发言机会,所以看到启事后,两天就完成了初稿,都没有想到在文字上多做些推敲,后来见报的时候,看到后期的编排和润色,非常感谢报刊的领导的关心和帮助。

可能是我交卷早有关系,文章有幸被录用了,而且还得到了奖励和鼓励。

非常感谢这个活动的组织对我的成全和帮助,帮助我完成了对父母的一份心愿,就是表达了我对他们的感谢,和对他们事业的理解,也看到了自己的人生出路。

我原来的生活状态有点半食烟火,就是大体吃粮不管事,在边缘行走,好像是一种超脱,实际上缺少生存的土壤。我现在的体会是,如果你真想在这个世界上超脱的话,出世必须先入世。也就是说,这个世界就像一颗珠子,你必须能从它中间这个孔的这头穿进去,再从那一头穿出来,你才能既把握了它,又不为它所累。这根无形的线,我想就是我们战胜世俗的一种精神和力量。每个人的精神支撑或许不同,但必须要有一种属于自己的精神或自信的资本,才能够超脱,或者站立着行走。

过去我也不是没有精神,但是借用父母或其他人的太多了,从现在起,我得走自己的路,虽然晚了些,但“朝闻道,夕死可矣”只要能觉悟,永远不算晚。

相信我现在应该能够告慰我的父母,可以让他们放心了。今后还要争取多做些对得起他们的事情吧。

市退协的《浪涛之声》报给了我人生进取和完善很大的支持和帮助,让我有一种重新找到家乡、父母和自己的感觉,是一个很奇妙的机缘,说是再造之恩也不为过,在此对报刊的主编和领导表示诚挚的感谢!

附:《我的母亲》文稿:

母亲出自耕读人家,十六岁时从就读的学校报名参加新四军。先后参加过抗日战争,解放战争,抗美援朝。在革命的道路上加入了中国共产党,投身到时代的洪流之中。几年前我曾听到过一首诉说新四军女战士情怀的歌曲《桃花谣》,内心有说不出的感慨和感动,“桃花美,桃花艳,开在那三月间。。。”当年那些花儿一样的新四军女战士,她们都去了哪儿了?

母亲当年走出封建家庭走上革命道路,解放后因工作需要定居东北。有过战争经历的母亲身体多病痛,在我小时候,就看到母亲的脚有严重的拇外翻,夜晚的睡梦中,母亲也经常冲冲杀杀,和平近70年了,战争之于母亲挥之不去。父亲去世以后,高龄的母亲生活中困难难免更多一些,母亲从不给组织添麻烦,也不愿过多拖累都已退休也大多带病的子女,坚持着独善其身的原则。母亲该是有乡愁的,也有对亲人的思念,天伦之乐,叶落归根本是人之常情,然而母亲以自强不息的姿态表达着对家乡和亲人的另一种关爱。

尘埃落定,回忆起来母亲的军旅故事很多很多,有夜行军时一路走一路拉着战友打瞌睡的笑话;有长途跋涉打下的满脚血泡;有连续从战场上背负伤员累得吐血的经历;有枪林弹雨里,前脚过河,转头桥被炸翻的惊险;有误传口令,把“捆上马嘴”传成“捆上马腿”的糗事;有给陈毅军长夫人做保健时,被军长误以为是男娃而责问的笑谈;有风餐露宿的八千里路云月;有朝鲜战场上的极度严寒和美军的狂轰滥炸。。。有和平终于来临的喜极而泣;有最可爱的人回到母亲怀抱的幸福和荣光。传奇般的故事不乏硝烟滚滚、铁马冰河的严酷,但在母亲的口中总是充满革命的乐观主义和英雄主义的豪情。现在母亲什么也不说了,直教我后悔,以前怎么没有把母亲的讲述细细记录在案。母亲却说过,其实那些经历都很平常,是那一代革命军人的本分,没什么可写可传世的。。。只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,我看到一本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《中外文摘》2004年第11期期刊,其中一篇《朝鲜战争中一个英军战俘的故事》的文章,文中有这样描写我母亲的片段:“作为一所之长的钱华,也不过是一个20出头的小姑娘,留短发,胖胖的圆脸,带着几分天真,但比较起黄远来,她毕竟从小参加新四军,从战地卫生员干起,经受过不少实际磨练,显得要老练些。她眨巴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说,这件事很紧急,必须立刻做出决定。。。”这里的一所之长钱华,就是我的母亲,时任中国人民志愿军昌城战俘营卫生所所长。中央电视台几年前曾对该战俘营当年的部分人员做过采访,母亲也是被专访人之一,记得报导的题目是“没有铁丝网的战俘营”。现在,我时而还会握住这些从时空里偶然遗落的片纸只影,像捉住一角飞天的裙裾,试图复制母亲当年鲜活的面容,矫健的身姿。然而战争远去了,一代风华也远去了。。。

也许,母亲没有人生的繁华落尽,在母亲的一生中,有的多是奉献和付出,并没有所谓的个人成功。

也许,一个人的回忆,正是母亲对人生、理想、信念的坚守,诠释,以她独有的方式。

晚年的母亲是沉默的,也是从容淡定的,那么她要告诉我们后辈的是什么呢?

是要奋斗就会有牺牲的见证?比起无数流血牺牲的先烈,母亲是幸存者。

是追寻真理的道路曲折艰险的告诫?长路遥遥,有时会有寂寞,甚或是个人的终极寂寞。

知道了这些,如果我们后辈还能够不忘初衷,还能够不忘记那火红的年代,燃烧的激情,信仰的力量,我们就该能够在心中埋下一颗红色的种子。相信社会文明进步的脚步一直都没有停止过,人民和历史总是在选择光明的前途。

我遥遥牵挂着的母亲,你是当年红色家园里一朵播报春光的桃花,璀璨枝头,化作春泥。

母亲,我希望乡亲父老知道你的游必有方,知道你的忠诚,你的热血;你的无悔,你的坚强;你的作为,你的华彩;你的衷肠,你的守望。所以在这里摘取你的点滴故事,写下对你的理解和仰望。呼唤远方的母亲,和儿女们一起,沐浴家乡温暖的阳光,在今天更加美好的红色家园里,让红色故事品有余香,红色情怀激励理想,红色基因薪火相传,红色精神匡扶正气,红色能量兴国安邦。

母亲,我的骄傲,我的榜样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3)| 评论(1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